搜索一下,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

水贝村盛宴散场,但“拆迁暴富”伤害了谁?

水贝村盛宴散场,但“拆迁暴富”伤害了谁?

围绕着房子的话题,舆论从来没有消停过。最近,又突然莫名其妙地炸出“深圳水贝村拆迁,每家补偿2亿拆迁款”的“大新闻”。

在大家一顿“羡慕嫉妒恨”中,这个传闻被狠狠地戳破了 谣言!然而,很多老百姓相信了,还有一些媒体也信了。当然,这是有迹可循的。远的不说,就说今年的事儿吧。还是在广州,杨箕村,拆迁后每户一夜间坐拥千万资产,可谓“拆迁暴富”。这些新闻或者传闻无论真假,早已见怪不怪。

“拆迁暴富”对我们的价值观有何影响?巨额拆迁款怎样才能更好地投入再生产,而不是造成一个挥霍无度的食利阶层?

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众号“侠客岛”援引了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的文章,文章认为,征地拆迁补偿过高已成为中国不可忽视的经济社会问题。

中国一些地方的征地和拆迁中的矛盾正越来越多地走向反面,一些失地农民和拆迁户不劳而获从社会财富中取得了过大份额,形成了从商品房购房者、企业、城市新移民向拆迁户的过度财富转移,由此产生的社会冲突风险和矛盾也在显著上升。

不是依靠辛勤劳动,而是依靠拆迁得来的巨额横财使得不少拆迁户迅速养成了挥霍的生活方式,甚至走向彻头彻尾的腐化堕落。与此同时,部分人为征地拆迁补偿索价过高而导致被征地拆迁方、开发建设方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三输”的案例已经为数不少。

在现实生活中,在经济发达的移民移入地,源于拆迁补偿过高的本地人与新移民、外来工之间的经济利益冲突已经明显上升。这种冲突自古有之。今天,也正是由于存在上述利益冲突,妨碍了我们放松户籍管制、实现迁徙自由。

那么,怎样界定补偿款是合理的?

2011年1月公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第二十条对此作了规定,力求兼顾避免拆迁暴富与侵害拆迁户合法权益。在征地补偿方面,中共十八大报告也提出,要“改革征地制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总体而言,适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是正确的,但现行土地制度的基本框架不宜颠覆。

以中国之大,各地发展状况千差万别,一些地方农民征地补偿已经相当高,在土地增值收益中所占比例已经不低,更重要的是引导征地补偿适度集中并流向生产性投资,为失地农民提高自身素质和创造新的体面收入劳动就业机会提供条件,特别是要激励失地农民及其子女努力提高自身能力素质,通过自我奋斗提升自己在劳动力市场上的竞争力。

据人民日报

发表留言

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请放心留言*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